陈省身先生给丘先生的信

来源:数学科学研究中心

成桐:

  接信快慰,尤佩高明的文笔。

  鸿熙谈起你来了电话。当时我神志昏迷,见面无益,但我总喜欢见你,任何时来此,均甚欢迎,我病大致告痊,正修养中。

  盛誉不敢当,但年老是事实,个人事已无所牵心从事无益之事以消磨时日耳。

  近来做一些Finsler几何,谅邀注意附短文博一笑。

  问候友云。祝好

                                    省1998.9.23

成桐:

  接信甚贺,但此仅是时间问题。

  盼赐近作,俾悉尊况。

  我们身体还好,堪慰约秋间返国。

  祝好,并问友云好

          省身

              5/6/97

超豪,和生:

  谢:你们的贺片。

  1985年DD6会议题目当轮到微几。去年夏成桐在加州,曾与商酌。闻他年前过上海,亦谈过此事。

  最近的发展,大约1985年四至六月绍远同我都在南开。DD6会的时间和地点不知可否从“六月在南开”为首选。

  年来国内的微几,复旦一校,由苏先生及兄等的培植,出任甚盛。故DD6会议,似不必有太多的国外的数学家。去年与成桐谈到的有以下二位:

  R. HAMILTON

  N. HITCHIN

加上成桐,阵容已不弱。

  要不要加一个Bonn的几何学家,如KARCHER或RUH?

  要不要有一个法国的几何学家?首选当是GROMOV。

  此信付本寄国定,成桐,绍远。请大家表示意见。

  祝春节好。

省身

1/3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