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晚报:这位乒乓球打得超好的数学家梦想中国数学与乒乓球一样辉煌

来源:数学科学研究中心

数学家都像陈景润般木讷或纳什般古怪吗

这位乒乓球打得超级好的数学家
梦想中国数学与乒乓球一样辉煌

  浙江大学玉泉校区永谦数学中心大楼4楼的乒乓室,这段时间又热闹起来,每周总有几个晚上灯火通明,因为乒乓高手、中心执行主任刘克峰教授从美国回到浙大处理中心事务,指导硕士博士学习研究,虽然事务繁忙,但酷爱乒乓球运动的他总会挤出时间,邀上好友切磋球技, 校园内外的一批杭城乒坛高手也慕名而来,一比高低。

  北大起步到哈佛夺冠

  学问做到哪,球就打到哪

  刘克峰是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数学系教授,同时也是浙大光彪讲座教授,并担任浙大数学中心的执行主任。他曾就学于北京大学、中科院,后留学美国哈佛大学,师从著名华人数学家丘成桐教授,获博士学位,曾荣获全球华人数学最高奖“晨兴数学金奖”和2004年中国教育部十大科技进展奖等多项大奖。

  记者脑中数学家的形象,似乎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攻克哥德巴赫猜想的中国数学家陈景润式的——撞到电线杆连说“对不起”;或是以数学家纳什为原型拍摄的奥斯卡获奖电影《美丽心灵》中的古怪人物。似乎数学家沉迷于常人想不通的深奥问题,显得多少有点木讷甚至如纳什般精神分裂。但当你在球台边看到一身短打,精气十足、步伐灵巧、不时挥拍扣杀、拉出优美弧圈球的刘克峰,记者的数学家陈旧印象彻底颠覆了。几局下来,不少高手纷纷在刘克峰面前“缴枪”。

  虽然一招一式很有专业范儿,不过刘克峰说,自己是上大学时才喜欢上乒乓球的。“那时没有DVD,没有师傅,我把北大图书馆里所有关于乒乓球的书借了几遍,看着里面的图画,比比划划学会了还算标准的动作。在燕南园里看到有个石头球台,和同学几乎每天跑去打球,打到月亮升起,再借着月光打,一直打到看不清球为止。大三时,有了乒乓球课,每星期一次的球课成了我的期待……”

  如此执着,刘克峰球技进步神速,一起打球的人慢慢都被甩在了后面。从本科生一直打到博士后,从北大打到中科院再打出国门——打到美国哈佛麻省,求学研究到哪里,乒乓球就打到哪里。

  在哈佛,在UCLA,刘克峰都拿过不少次的全校冠军,曾代表哈佛校队参加全美大学乒乓球赛。“那一次我们的成绩不错,B组第一,C组第二。在比赛回来的路上,我也理清了博士论文的思路,可谓一举两得,心中不亦乐乎。”

  数学研究有时很费脑

  一挥拍一阵吼,思路迅速打开

  “现在又杀回了国内,打到了浙大,”刘克峰说,“这一生与乒乓结缘了。”

  2003年,丘成桐先生在浙大创建数学中心,请刘克峰担任执行主任,“新落成的中心大楼添置的乒乓球台对我很有吸引力,把我诱到了杭州。”

  只身在杭州几年来,也交了不少球友。只要有空总会呼朋唤友来打球,还在浙大和浙江省的业余乒乓比赛中拿过名次,“当然比在美国难得多,因为国内高手如云,不管是业余的还是专业的。”

  “杭州的炎夏,稍一动就会大汗淋漓,打过乒乓,球衣可以拧出水来,好像是蒸过桑拿。打完球再与朋友到附近的小餐馆坐下,几盘凉菜上桌,几瓶冰镇啤酒下肚,怎一个爽字了得!朋友笑我乐不思蜀,说我是为了乒乓才住杭州。我有时也搞不清是为数学,为乒乓,还是为了那美得梦一样的西湖才长住杭州。 ”

  打球究竟有什么好处?刘克峰说,首先是身体,其次是心情。

  数学研究有时很费脑,一挥拍,一出汗,一阵吼,烦恼事全部清空,脑子重新转动,思路迅速打开。“多年养成了习惯,几天不打球,就浑身不自在。”

  打球还可以交友,可以与人沟通。数学中心乒乓室里挂着一些打球的照片,其中有刘克峰与浙大老校长潘云鹤交手的照片。刘克峰说, 当年潘校长有事会来数学中心找他打球,借着打球说工作的事,然后一起吃饭,把工作细节落实好。

  浙大设有乒乓球协会,刘老师是协会的副会长。刘克峰曾组织并参与了华人数学家和奥运冠军吕林、瑞典名将佩尔森等高手的切磋。同年,国乒高手张怡宁等来浙大打比赛与交流,刘克峰曾与当时的全国城运会女单、女双“双冠王”饶静文一比高低,结果连胜两局拿下饶美女,“不过是她让6分在先。”刘克峰笑着说。

  “数学是人类与上帝的智力角逐,乒乓球则是上帝赐予人类最精彩的运动之一。”刘老师感慨,数学讲究巧与妙,乒乓也是,攻防得当,有张有弛才是高手的境界。“我爱乒乓,正如我爱数学一样,魂牵梦绕。我有个梦想,梦想有朝一日,中国的数学能够像中国的乒乓球一样,带给中国数学家和全体中国人无尽的辉煌和自豪。如今的我,一如16岁时,研读数学,享受乒乓,痴情不改,美梦依旧。”